03/17

从 2014 到现在:一段历程

2016/03/17
2016

那段混沌而迷茫的时间,我们并不是没有找对答案,而是没有问对问题。于是,我们后退了一步,开始问:社交的本质是什么?

我们觉得,社交的本质应该是快乐。

Roger C.
Written 03/17/2016

 

 

这一切开始于 2013 年末的冬天,我刚刚从高中跨入大学。随着我的微信好友越来越多,我发现在朋友圈分享生活变得蛋疼了:想要随手分享点什么到朋友圈,但是想到那些半熟不熟的好友,还是算了;的确可以分组,但是对于我这种懒人来说实在太麻烦了。于是渐渐地,朋友们都不在朋友圈分享生活了;朋友圈渐渐被转发占据,成为了新闻客户端。

但是我还是希望可以和朋友们轻松地分享生活,所以我拉了几个朋友,开始做一个 “让朋友来讲你的故事” 的 app。当时想,既然自己讲自己的故事可能不太轻松自在,可能会担心:“发这个会不会显得装X”,“这都发的话是不是太鸡毛蒜皮了”,那么,让朋友来捕捉你好玩的瞬间,不就没这个问题了吗?

于是 2014 年暑假一开始,我便飞到了旧金山,在伯克利的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公寓里全心鼓捣这个产品。我在一个弹簧坏掉的沙发上睡了三个月,睡觉时一动都不能动,因为一动那个弹簧就会狠狠戳我的腰。我的联合创始人则睡在一个漏气的气垫床上,每天晚上在床上睡下,每天早上在冰凉的地板上醒来。

很快,我们完成了15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,可以不愁饿肚子,专心做好产品了。

做出第一版后,我们开始把 app 放到斯坦福和伯克利的几个兄弟会中内测。一发放,非常火爆。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些 frat bros 之间互相都有大量糗照,比如喝醉了头放在马桶里之类的。他们拿到了一个 “让朋友讲自己的故事” 的 app,就开始疯狂地互相 po 糗照。

但是我们很快发现,这个火爆每次都持续不了多久。我们努力在各个方面进行改进,但是仍然没有能扭转这种 “火一周” 的局面。我们像一只年轻强壮的蛮牛,横冲直撞,却一次次撞上厚重的墙。团队伙伴们开始焦急,开始丧气,开始看什么都觉得不爽,都觉得有问题,是产品有问题,还是推广有问题,是运营有问题,还是管理有问题。

那是一段混沌而迷茫的时间,我们并不是没有找对答案,而是没有问对问题。

于是,我们后退了一步,开始问:社交的本质是什么?

我们觉得,社交的本质应该是快乐。

我们在基本的生理需求之上,追求的就是情感需求,从听到,认可,关心,到爱。这些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带来的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社交。所以,社交是一个和快乐直接挂钩的东西。朋友给你带来的快乐,比买到便宜的商品、考到满意的成绩,都要更加地纯粹。所以,一个社交产品的目的,应该就是让人快乐。

于是我们继续问自己:怎样的社交产品是让人快乐的呢?

我们觉得,一个社交产品要让人快乐,应该是温暖而且轻松的。温暖的意思是,这里都是最好的朋友;轻松的意思是,在这里你想到什么都可以毫无顾忌地脱口而出。

可是,一个地方要温暖轻松,首先就得是一个属于好朋友的地方,而不是像微信那样的一个又大又全的通讯录。在一个又大又全的通讯录里,你分享的每一条状态都会成为你的 “名片” 的一部分。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做过这样的事:在加了一个人好友后,便去看他以前发过什么,猜一下,他是个怎样的人。于是,我们自己发状态的时候也开始拘谨,因为我们意识到,我们每发一条状态,都是在构建自己的形象。

可是一个快乐的地方不应该是这样的。你并不是你的朋友圈。

于是我们把原来的产品扔到了一边,重新开始打造一个属于好朋友的社交 app:Remark。

我们觉得,好朋友之间,应该可以毫无顾忌地为分享而分享,而不用担心所谓的形象。所以在 Remark 上,你发出去的一切都默认会在 24 小时后焚毁。这样你想到什么都可以脱口而出,不用担心 “构建形象”,而是纯粹地放松地和朋友在一起。

抱着 “温暖轻松” 这个简单的理念,我们一点一点完善着 Remark。我们不想搞 “爆点”,不想走捷径,只是简单地抱紧我们的核心理念,打造好每一个细节。每一个版本发布后,我们都会发现一些新的问题,一些新的 bug,但我们很幸运有我们的朋友们帮助我们一起,一版一版地让 Remark 变得越来越好。

回眼望去,如果没有去年夏天迷茫时的那些反省和思考,现在我的手机上就不会开着 Remark,让我和朋友开心地瞎扯着。如果蛮牛不全力往墙上多撞几下,它也许永远找不到门。回头一看很难相信,所有的这一切开始的地方,竟然就只是不懂技术不懂产品不懂设计的我,大一冬假时窝在伯克利的一个小公寓里,想着怎样能用上一个更轻松的社交app,用铅笔在 A4 纸上画着简陋的设计图。

而我们现在已经成长为了八个人的高质量小团队,正如我们网站的 About Us 上所说:“我们是一帮快乐的人,在做一个让人快乐的社交产品。我们想要的,不是送人上火星,不是革命世界金融体系,只是让人简简单单的快乐。”

Yeah, why so serious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